药香萧华

【维勇】轮回 (第一章)

这个算是无名の神灵的前传吧,前文走这边→无名の神灵 (点不开链接的请走我主页)

小女孩视角!时间线相当混乱!时代bug有!ooc有!维勇持续掉线有!

可以的往下↓



01

我的诞生是个纯粹的意外,我在风雪中第一次睁开眼时看见的就是维克多——其实当时他的名字不是这个,只是那个名字随着他的逝去而消失在世上,我就只好用他成为普通人类之后的名字来称呼他了。

那真心不能称为美好的回忆,那个时候的维克多抱着昏迷的勇利,表情非常恐怖,看起来像是要杀人——后来我知道他的确把伤害勇利的人类给冻了起来。

那个时候我才刚刚诞生,什么都不懂,但是对维克多和勇利有一种亲近感,就算那时的维克多和勇利浑身是血,维克多的杀气都快实体化了,我也没有觉得害怕。维克多很明显没有注意到我,抱着勇利就往山顶上走,而我就无声的跟在他后面。

山顶有一灵湖,在风雪之中不会结冰,在这片灵湖之下就是维克多的神殿。我跟在维克多身后看见他把勇利放在一个池子中,水面上的白雾立刻把勇利包裹了起来,维克多就坐在池边盯着那个白雾形成的茧,一动不动。我也就坐在了他身后,呆呆的盯着他和包裹着勇利的茧。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那个白色的茧动了动,又化为白雾飘散在水面上。维克多一把将勇利抱到池边,轻轻地呼唤着他。

“勇利,勇利······”一遍又一遍。

在维克多一遍又一遍的呼唤中,勇利终于睁开了眼睛。

“维克托······我这是怎么了?”

“勇利!你总算醒了!都快吓死我了!”维克多先表达了自己收到的惊吓,又轻吻了一下勇利的额头才回答他的问题,“有人想把你偷走,不过不要紧,我已经把他们都冻上了。以后不许一个人下山!万一今天我没赶上的话,勇利就会······”

勇利用手拍了拍维克多的头,“我知道了,不会有下次的。不过,维克多,你后面这个女孩是谁?”

维克多这才发现我的存在,转过头来上下打量了一下我,突然抱紧了勇利,开心的大声喊道:“勇利我们有女儿了!”

“诶?”勇利愣住了。

“······”当时的我不是很懂“女儿”这个词的意思,疑惑的歪了歪头。

不过现在的我很想吐槽维克多一句,一般人面对突然冒出来的女儿是不会这么开心的。不过这么多年来,这家伙每一世都不是普通人,何况当时他还是力量强大的一方山神。嘛,他开心就好。

 

02

不过最后总算还是在勇利的坚持不懈下弄清楚了事情的真相。

我知道了这座凌雪山是维克多诞生的地方,而维克多是这座山的山神,力量强大,被山下的人类所敬畏着;而勇利是维克多神殿中灵气池的灵气经过百年的沉积形成的纯粹灵气结晶,经维克多的灵力温养而生出神志进而修炼出肉体。

凌雪山的灵湖中形成的灵气结晶能够消除瘴气,带在身边的话能趋吉避凶,千百年来一直是人类眼中千金难求的圣物。而灵气结晶本就难形成,勇利又需用灵气池之中的灵气修炼,所以勇利诞生之后百年,灵气池中少有新的灵气结晶形成,身为灵湖灵气之源的灵气池尚且如此,灵湖中更是难觅灵气结晶的踪迹。

勇利的身份在凌雪山下的村落中并不是秘密,只是山下的村民世世代代受维克多的保护,所以他们十分尊敬在他们眼里相当于维克多的使者的勇利。可是与凌雪山下与世无争的村民们不同,慕名来到凌雪山下的人类大多没有虔诚的信仰之心,都是冲着价值连城的灵气结晶来的,虽然维克多的力量很可怕,但还是有利欲熏心的人类对勇利出手。

这次勇利本来是给山下一位被偷走灵气结晶的老人送新的灵气结晶——人类中千金难求的灵气结晶在维克多眼里跟漂亮的石头没什么区别,这千百年不知道随手送出去多少,凌雪山下每家每户都至少有一块成色相当不错的灵气结晶,自然也有不少人来偷。这位老人没有其他的家人,成了最好下手的目标。

老人本是好心收留路过的旅人,结果一觉醒来发现供奉在神龛中的灵气结晶被偷走了,气的差点归西。勇利知道后跟维克多说了一声,想给老人再送一块。维克多自然不会在意这种小事,还随手给灵气结晶设了个防盗用的结界。

勇利是在回神殿的路上出事的,那个偷灵气结晶的人早就猜到勇利会下山送新的灵气结晶,比起普通的灵气结晶,修炼出肉身还成天被维克多灵力温养着的勇利显然是更加值钱的目标,他一开始的目标就是勇利。

虽然勇利的力量十分强大,但是他不擅长战斗更不想伤人,一个不小心就被抓住破绽。匆忙赶来的维克多看见勇利浑身是血的倒在雪地里,想也没想就把围攻勇利的人类都冻成了冰柱。

然后我就诞生了。

先前我就说了,我的诞生是一个意外。我想你们还没有忘记老人被偷走的灵气结晶吧?对,那就是我的本体。沾上了勇利的血又被维克多爆发出来的强大灵力一刺激,我就这么戏剧性的诞生了,所以维克多说我是他和勇利的女儿也不为过。

 

03

可能是因为我的肉身是用勇利的血构筑起来的,我和勇利长得极为相似,我在后来活过的几千年里不止一次的认为这是维克多没有把我掐死的唯一原因,在维克多眼里他和勇利的世界只要有他们两个人就够了,多半个人都是多余的。

虽然刚开始维克多的确是因为我的诞生而高兴了一阵子,但是当勇利为了教导什么都不会的我整天围着我转而不得不冷落了维克多的时候,我用他的发际线发誓他是真的有把我掐死的想法。

“勇利~~”维克多趴在给我喂饭的勇利背上,趁着勇利看不见他死死瞪着我,“这种小事让她自己来就行了嘛,勇利这么大的时候都能给我做饭了。”

“维克多别闹了,这孩子诞生过程跟我不一样,虽然一出生就长这么大,神智却和婴儿没有区别,什么都不懂,还需要时间神智才能成熟。”勇利显然已经习惯维克多这样撒娇了,动作没有受到任何干扰。

“可是,”维克多还是不满,“勇利都没有时间陪我了,而且还把自己最喜欢的蓝水晶给她了,勇利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我到现在都不懂这是个什么逻辑,不过勇利显然不在意逻辑问题。

勇利放下碗拍拍维克多的手,示意他放开自己,然后转身捧住维克多的脸与他额头相抵,笑着说道:“我只是在模仿维克多罢了,这孩子虽然什么都不懂,但是也比小时候的我听话许多吧?至少不会哭闹。教导小孩子真的很不容易呢,我在照顾这孩子的时候一直在想维克多,那个时候维克多照顾我很辛苦吧?哪怕一点也好,我想更加靠近维克多。至于蓝水晶······”勇利突然脸红着松开了手,身体想往后撤,但是被维克多抓了回去。

维克多激动的抱紧了勇利“一点也不辛苦,那个时候的勇利圆滚滚的超级可爱,又听话懂事,我能够遇见勇利是我最大的幸运,我一点也不觉得勇利麻烦,我······”

维克多语无伦次地向勇利解释,勇利被吓了一跳,只好轻轻拍他的背,试图让维克多冷静下来。

“好了我知道了维克多,冷静下来,你不想知道我为什么要把蓝水晶送给她吗?”

话题转移的相当成功,维克多点点头表示他很感兴趣,勇利脸更红了,犹豫了半天还是决定满足维克多的求知欲。

“维克多不是说这孩子是我们的······女儿吗,但她长得比较像我,一点都不像维克多,所以,我就把最像维克多眼睛颜色的蓝水晶给她了······就这样。”

“勇利······”维克多呆呆望着勇利,“你喜欢那块水晶,是因为,和我的眼睛颜色很像?”

“······恩”勇利脑袋都快冒烟了。

维克多笑的眼睛都看不见了,把勇利抱起来转圈圈,“勇利果然最爱我了!”

“维克多,放我下来啦!”

“不放!勇利,我最爱你了!”

“我知道了,好了好了,我不是叫你给这孩子起个名字吗?放我下来啦!”

维克多总算是没转圈了,但还是抱着勇利,完全没有放开的意思。

“名字吗?”维克多抱着勇利走到我身前,腾出一只手摸了摸我的头,“就叫小雪吧,雪和勇利的发音也挺像的,而且这孩子是在风雪中诞生的,所以叫小雪。”

我不知道维克多是不是随便起的这个名字,我只知道,我非常喜欢这个名字,因为和勇利的发音很像,而且是维克多给我起的名字。

 

04

对于身体成长到一定程度就会停止生长,然后以一个不变的姿态长存于世的我们来说,时间是相当不值钱的东西。

虽然我还是初诞生时的十几岁小女孩的姿态没有改变过,但我已经两百多岁了,凌雪山下村落里的村民依然敬畏着维克多,大多数外来人类依然想着怎么偷走灵气结晶,而维克多和勇利依然那么相爱,维克多依然会想着怎样才能把勇利的注意力全拉在自己身上,依然会想着怎么掐死我······我曾以为我们三个会永远这么生活下去,直到我们寿命的终点。

直到那个女人来到凌雪山,一切都开始改变了。我也好,维克多和勇利也好,都脱离了原本平淡又幸福的生活轨迹,开始了痛苦的轮回。

那天我代替不方便下山的勇利去山下的村落巡逻——维克多毕竟是山下人们的“守护神”,受人供奉总是要干点事的。维克多身份特殊自然是不能随便现身在寻常人类面前,一般都是勇利和我轮班替他“视察民情”,至于为什么勇利不方便下山······我不是很想说。

“雪姬大人,今天又是您下山吗?”我一下山就被一群小孩子围住了,不知为何我和勇利都挺受小孩子欢迎的。

“是的,勇利今天要帮维克多做事所以不能下山呢。”其实是被折腾到下不了床,这种事可不能让小孩子知道啊。

“御使大人真是辛苦啊,雪姬大人能帮我把这个转交给御使大人吗?”其中一个女孩把一对编制出来的手环递给我。

“当然可以啊,”我接过手环,“为什么是一对呢?”

“这个是我母亲教我的姻缘镯,可以让两个人更相爱,我上次听御使大人说他有最爱的人了,我希望御使大人这么好的人能有一个非常非常爱他的爱人。”

“那我先替勇利谢谢你了,我会把你的祝福传达给他的。”我笑着摸了摸小女孩的头。

“恩,谢谢雪姬大人。”

“雪姬大人,山神大人要娶亲了吗?”另一个女孩扯了扯我的衣袖,小心翼翼的问道。

“我没有听维克多说过啊,怎么这么问呢?”不应该啊,维克多宠勇利上天,要是勇利点头答应嫁给他不知道要闹成什么样,我没道理不知道啊。

“昨天来了好多穿的好漂亮的人,父亲说是京都来的大人物来给山神大人送新娘的。”

“什么?他们在哪?”现在的人类胆子怎么这么大了?这要是让勇利误会了什么维克多会疯的,虽然维克多不能杀人但是不妨碍他把人类冻起来只留一口气。

“您就是雪姬大人吗?”我身后传来一个女声,柔柔弱弱的,非常好听的声音。

但是不知为何我感觉我的血液都要被冻起来了,这个非常好听的声音让我非常的不舒服。维克多教我驾驭冰雪之力的时候也曾“不小心”将我冻起来过,但是两种感觉截然不同。我慢慢地转过头,看见了一个看起来只有十七八岁的漂亮的女孩子,脸上带着甜美的笑容。

“我是,你是谁?”我伸手握住了手腕上的蓝水晶才感觉好受点。

那个女孩先向我行了个大礼,才抬起头回答我的问题“我是藤原小百合,是负责侍奉凌雪山神大人的巫女,也是献给山神大人的新娘。”

“凌雪山没有神社,何来巫女一说?维克多也没有要求过你们献上女子。”我拒绝用“新娘”这个词,更讨厌这个叫藤原小百合的女人,她的笑容让我更不舒服了。

“神社已经在修建中了。”似乎是察觉到我对“新娘”的排斥,藤原小百合并没有再提此事。

我眯起眼,看着她脸上堪称完美的笑容,强行忍住了把她拍出去的欲望。

“没有经过山神的同意就随意在凌雪山下修建神社,还擅自替山神选亲,你们这些人类的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

“我们没有任何恶意,只是当年盗取凌雪灵石还伤害了御使大人的人是我的族人,我们只想求得山神大人的原谅。”

“这个借口真是相当不错。”两百年前的罪,现在才想起来吗?当我这两百年白活的吗?你这样是要被冻起来的你知道吗?

“不敢欺骗雪姬大人。”

我真的相当讨厌这个女人,她不配拥有和勇利一样的名字。

TBC


作者有话要说:

欢迎拍砖!但是一定要相信我写的是HE!

下一章维勇就上线了相信我!

把小百合这个名字给了这么一个恶毒的女人真的对不起!【土下座】


【维勇】无名の神灵(HE)

作者有话要说:

这篇文是献给 @blackpanda  潘达大大的!大大我宣你啊!你看看我!【痴汉滚开!】

希望大大能收下,本来是打算码一篇欢快的论坛体的,下午回家之后抱着电脑就开始码字,码到一半睡着了!梦到了这个梗,醒的时候趁灵感还在马不停蹄就码到现在了【我打字慢别打我】

虽然拿这么一篇虽然HE但5000字虐了4000字的文来逗大大开心有点不太可能,但是我码完这篇之后实在是不知道怎么接我那篇论坛体了QAQ【别打我】

只好硬着头皮上了!【不要脸!】大大请原谅我!

请注意!我这么多年没读过多少书,上大学之后也没再写过作文,文笔不通有BUG什么的······你们就打我吧,轻点就行【废话这么多!】

谢谢你们忍到现在,正文在下面↓


01

胜生勇利和维克多·尼基福罗夫吵架了。

理由很简单,勇利希望维克多能更专注于他自己的回归赛季,而维克多却把大部分精力放在了勇利的身上。

开始维克多作出了让步,毕竟全俄比赛将近,他也不希望发挥的不好而让那些不怀好意的人借机中伤勇利。可是勇利总觉得自己占用了维克多太多的时间,最后甚至提出了不要维克多当自己教练,全心全意的训练的要求。

维克多当然拒绝了。

可是勇利完全没有放弃,一直劝说维克多辞去教练一职。

两人之间的矛盾越来越大,终于还是爆发了。

那天维克多练习4F的时候频频失误,最后还狠狠地摔在了冰面上。维克多在落地时及时护住了自己,除了手臂有轻微的擦伤外,并没有其他地方受伤。

勇利只是看了看维克多的伤口,然后拉着他去休息室给他上药。

整个过程安静的诡异,其他人包括雅科夫都纷纷躲在休息室门外悄悄关注着这几天非常不对劲的两个人。

勇利给维克多擦好药之后,握着他的手,盯着两人的对戒发呆,而维克多也不打扰他,由他握着。

“维克多,”勇利终于抬起了头,却不看维克多“同时当选手和教练很辛苦吧?”

维克多没说话,勇利也不在意,继续说:

“这几天我一直在想,维克多已经帮了我够多了,我还这样妨碍你回归竞技,真是太不应该了。维克多说我想事情的时候跳跃就会失败,其实你也是哦,今天失误了这么多次,都是在想我的事吧?在想怎么开导我对吗?对不起,明明不想给你添麻烦的。”

“······”

“维克多,你还是辞去······”

“胜生勇利!”

维克多抽出手,扳过勇利的脸让他看着自己,朝着他大吼。

“你把我当成什么了?又把你自己当成什么了?”

维克多的表情实在是太过愤怒,门外偷看的人们相信,现在在维克多面前的如果不是勇利,维克多会一拳打扁他的鼻子。保险起见,他们冲进去拉开了维克多。

在雅科夫对二人进行说教的时候,勇利突然站了起来,抓过自己的外套就跑,一向温和的勇利此举实在反常,着实吓了众人一跳,一时也不知道该不该追出去。

维克多最先反应过来追了出去,其他人对视了一会,实在放心不下精神状态都不怎么好的两个人,跟着追了出去。

他们在训练馆门外找到了两人,浑身是血的两人。

 

02

受伤的是勇利。

尤里和波波维奇陪着怎么也不肯离开的维克多等在手术室外面,忧心忡忡的其他人被雅科夫赶了回去,雅科夫自己在帮勇利办好手续之后匆忙离开了医院,也不知去了哪里。

维克多一点也不在意,他死死盯着手术室的门,左手不断的转动着右手无名指上的戒指,整个人散发出不安的气息。

尤里和波波维奇对视一眼,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两个人都不擅长安慰人,何况现在的维克多怕是什么也听不进去,整个人都像要崩溃了,与他一直以来极度自信的形象相去甚远,他们看着这样的维克多,连开口的勇气也没有。

维克多现在觉得难受极了,当时他跑出训练馆,看见的是勇利浑身是血的倒在雪地里,旁边站着一个人,手上拿着刀,看见他跑出来了转身就跑。维克多没有管那个逃跑的人,他冲到勇利身边将人抱到怀里,想要用手堵住流血的伤口,但是他失败了,全是血,他甚至都找不到到底是哪在流血。

那时勇利还有一点意识,他费力的把手搭在维克多的手上,对着维克多扯了扯嘴角,似乎想说什么,但勇利实在是没有力气说话了。

在勇利闭上眼睛的那一刻,维克多听见了世界崩塌的声音。

维克多从来没有如此无力过,他有常人不及的天赋,常人不及的毅力,常人不及的魅力,这让他产生了一种他什么都能解决的错觉,但此时的他什么都做不到。他想大叫,可是他发不出来声音;他想大哭,可是他流不出来眼泪。他只能坐在这等,坐在这祈祷。

手术还在继续,雅科夫回来了。

“维恰,我拜托熟人负责这个案子,他们查到了一些事,你······要听吗?”

维克多转动戒指的动作顿了一下,终于开口了,声音沙哑的可怕。

“你说吧。”

“呃······”雅科夫犹豫了一下,“已经抓到那个人了,他······是你的粉丝,所以······那个······”

雅科夫已经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了,但是话说到这里,所有人都大概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了。他们一直到知道勇利被维克多的一些狂热粉丝视为眼中钉,可是维克多一直将勇利保护的滴水不漏,从来不让勇利落单,也不让他知道那些人的存在,可是······

尤里和波波维奇盯着维克多,生怕他做出什么疯狂的举动,他们都知道勇利对维克多很重要,出了这种事,维克多做出什么事他们都不奇怪。

这时,手术室外的灯灭了。

 

03

勇利伤得很重,虽然被及时的送到医院保住了性命,他的情况并不乐观。

维克多静静的坐在重症监护病房外的椅子上,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勇利,感觉有一双大手在撕扯他的心脏,疼得他快要停止呼吸了。

他的勇利不应该是这样的,勇利是他灵感的来源,勇利是他的LOVE&LIFE,勇利是他一生的挚爱,是他永远不会放手的存在。勇利明明都在他身边了,他却没有保护好勇利。

维克多摸了摸戒指,现在只有这个动作能让他好受点,他下意识看向勇利的右手,却没有看见戒指,他一下就慌了。

“尤里奥,尤里奥!勇利的戒指······”维克多伸手去捉身边人的手,却被什么东西狠狠地扎了一下。

维克多往身边看去,他旁边明明是尤里,但现在却坐着一个十几岁的小女孩,穿着纯白色的和服,左手腕上缠着一根银色的链子,上面吊着一个蓝色的菱形水晶,刚刚维克多就是被这个扎了。

“你······是谁?”

维克多的食指被扎出了血,但是他没有闲心去管,因为眼前的一切实在是太奇怪了。这个女孩什么时候进来的?尤里他们又去哪里了?而且,为什么这个女孩长得好像勇利?

维克多见过勇利十几岁的照片,他能肯定眼前这个女孩和那时的勇利长得几乎一模一样。

女孩子看了看他,没有说话,而是往他手里塞了一个冰冷的东西。维克多低头看了一下,是勇利的那枚戒指,他立刻将戒指攥在手里,像是怕人抢走一样。

“······谢谢你。”

即使眼前这个女孩非常诡异,维克多还是很感谢她把戒指给了他。

“勇利快要死了。”女孩说话了。

“诶?”跳转的太快,维克多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你想救他吗?”女孩伸手蒙住了维克多的眼睛,又重复了一遍“你想救他吗?”

【我当然想!】维克多想冲女孩大喊,可是他根本发不出声音。像是被人定住了一样,他无法动弹,只能任由自己被黑暗吞没。

“······维······维克多!”

【谁在叫我?】

“维克多!”

【尤里奥的声音】

“喂!老头子!快醒醒!”

【我是睡着了吗?】

维克多挣扎着睁开了眼睛,看见了尤里波波维奇和雅科夫围在他的身边。

“我这是怎么了?”

“你好像做了噩梦,整个人都在抽搐。”波波维奇拍了拍胸口,看来是被吓得不轻。

“维恰,你感觉怎么样?”雅科夫问他。

怎么样?难受死了!勇利被人袭击重伤生命垂危,他还梦见一个长得跟勇利很像的小女孩说勇利要死了!

维克多觉得让人捅他几刀,陪着勇利躺在病床上都比现在要好受多了。他无意识的动了一下右手,却感到右手食指有些疼,而且手上好像有什么东西。

他松开了拳头,右手食指受伤了,正在流血,而躺在他掌心的,是勇利的戒指。

那不是梦。

 

04

虽然及其不想离开,维克多还是在被雅科夫狠狠地骂了一顿之后,被尤里和波波维奇架回了公寓。

【给我成熟点!你在这里帮不上任何忙!给我回去好好休息一下再来!胜生还没醒,你要是也倒下了怎么办?】

啊啊,被雅科夫狠狠地教训了一顿呢。

维克多被架回公寓后,在尤里和波波维奇的帮助下,换下了血衣擦干了身上的血,然后被塞到了被窝里。波波维奇被维克多赶走了,但是尤里非要守在他的床边等他睡着。

维克多虽然身心俱疲却毫无睡意,也实在是没力气和尤里争论了,只好躺在床上闭着眼睛装死。本来想等尤里离开后再跑回医院守着勇利的,没等尤里离开,在医院的雅科夫打来了电话,尤里接的。

“喂,雅科夫,什么事?”

“······”

“你说什么?!”

尤里的语气让维克多有不好的预感,他一下子坐了起来。

“维克多!快去医院!猪排饭的情况不是很好,已经进手术室了!”

维克多和尤里赶到医院的时候,手术还在进行当中。维克多一把抓住雅科夫,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

“冷静点维恰!胜生还在抢救!”雅科夫抓住维克多的手想让他冷静一点,尤里也上来拉住他。

维克多只觉得世界都在旋转,如果勇利真的······他该怎么办?

“你想救他吗?”

维克多猛地往后退了一步。站在他面前的人变成了那个小女孩,雅科夫和尤里突然都不见了。

“你想救他吗?”女孩又问了一遍。

“想!”

“即使要用你的命来换?”

维克多沉默了一会儿,然后从牙缝里挤出了一个“不”

女孩歪了歪头,问道:“为什么?你不是很想救他吗?”

维克多点了点头,伸手去摸右手无名指上的两枚戒指,他把他和勇利的戒指戴在了一起。

“我很想救他,我想让他一直在我身边陪着我,但是······”维克多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微笑,“我不想让他再因为我而伤心不安了,勇利一直都觉得他妨碍了我,一直都很不安,如果我真的拿命去换的话,他一定会很伤心,很生气。我······我宁愿陪他去死也不想他再不开心了。我一直都太自我了,我知道勇利不安什么,却一直没有把我的想法跟他说清楚,只是怪他不理解我······”

维克多的眼泪终于还是掉了下来,他的眼前一片模糊,都要看不清楚手上的两枚戒指了。

“如果勇利真的救不回来了,我就······”维克多话还没说完,就被脸上冰冷的小手打断了。

小女孩踮着脚,伸手去擦维克多的眼泪,一脸无奈。

“还是这么爱哭,谁要你们一起去死了?”

“······”维克多被今天不知道是第几个反转噎的说不出话来。

“记住你今天说过的话,改改你的脾气吧!勇利是个闷葫芦,你要是也不把话说清楚,两个人还怎么一起生活?”小女孩狠狠地戳了一下维克多的脑门,“这回我帮你把人哄回来了,下次就要你自己来哄了!”

“······什么意思?”维克多呆呆地问。

他满脸泪水的懵懵的样子实在是不符合冰上帝王的身份,小女孩笑的眼泪都出来了,捧着他的脸对他说:“你们两个混蛋每次都比我死得早,这回别想抢在我前面!我虽然是个渺小无力的神灵,稍微努力一下的话,救个人还是可以的。”

“勇利不会死?”

女孩笑的更开心了,却答非所问“快醒过来吧,你不该再呆下去了。”

小女孩伸手蒙住了维克多的眼睛。

 

05

勇利在一片花海中睁开了眼睛。

“我这是······在哪儿?我不是被人捅了几刀吗?”

“勇利。”

勇利被人扶了起来,是一个和他长得很像的十几岁小女孩,左手腕缠着的银链上挂着一块蓝色水晶,颜色和维克多的眼睛很像。

察觉到他的视线,小女孩把手伸到勇利的眼前晃了晃。

“喜欢这个?这还是你送我的呢。”

“我送的?”勇利非常确定他之前活过的二十四年里没见过这块水晶更没见过这个女孩子。

“很久很久之前的事了,你肯定不记得了。”女孩拍了拍他的头,“好了不说这个了,你不能在这里呆久了。”

“为什么?这里是哪?”勇利看了看周围,才看见周围的花全是彼岸花。

这可不是什么令人愉快的地方啊。

“这里是黄泉与现世的交叉地带,在这里呆久了你就回不去了。”女孩伸手在虚空中画了个圆,勇利眼前就出现了自己躺在病床上的样子,“帮你把门打开了,跨过去,你就能回到现世继续活下去了,不要浪费他给你换回来的机会。”

“什么意思?”

“来了这里,就代表你活不久了,想回去继续活下去,就要有人代替你去黄泉,换句话说,要有人代替你去死。”

“······是谁?”不要,千万不要是他!

“是维克多·尼基福罗夫哦。”

“不!我不要这样!”勇利抓住了女孩的手,“我不回去了!不回去了!”

“这样真的好吗?他会很伤心的哦。”

“我不要害死维克多,不要!即使他会伤心也好,我也不要!”勇利的眼泪不断的涌出来,模糊了视线,他也不去擦,而是死死的拉住女孩的手,像是怕她回把他推回去一样。

“唉,”女孩叹了口气,伸出另一只手帮他擦眼泪,“勇利真的是老样子呢,永远这么狠心的丢下我和维克多就走。”

“我哪有?”

“你只是不记得而已啦,”女孩掐了一下勇利的脸,“放心啦,维克多拒绝用自己的命换你的,因为他怕你伤心。”

勇利吸了下鼻子,放心了,这才松开女孩。

“不用我说你也知道,维克多从来没将你当成累赘。你还这么对他,真的很伤人哦,他是你爱人啊,能不能对他多点自信?对你们两个人有点信心好吗?”

“我······”

“回去之后要好好跟他谈谈哦!”

“我不回去!”勇利狠狠地摇头,又抓住了女孩的手。

“安啦,不会有人替你去死的啦,”女孩拍拍他的手,示意勇利松手,“我绝对不骗你。”

“真的?”勇利还是不肯松手。

女孩让他气笑了“真的,我虽然渺小又无力,但好歹是个神灵,不会骗人的。”

勇利松开了手,向女孩打开的门走了一步,又停了下来,回头看女孩。

“放心,不会有事的,再不回去就真的走不了了!”女孩用力把他推了过去,“记得有什么事都要和维克多坦白哦,不要再憋在心里了!”

这是勇利失去意识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06

维克多是被电话铃声吵醒的。

维克多从床上坐起来,并没有接电话,他还没有从刚才的梦里缓过来。

守在他床边睡着了的尤里也被吵醒了,边伸手摸电话边骂他:“醒了就接电话啊老头子,睡傻了吗?喂,雅科夫?怎么了?猪排饭出事了吗?”尤里急了,维克多也看向他。

“快和维恰来医院!胜生醒了!”雅科夫在电话那一端大叫。

维克多和尤里对视三秒,同时弹起来穿衣服。

当他们赶到医院的时候,医生正好帮勇利检查完,正在对雅科夫说这简直是奇迹,伤的这么重还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脱离危险醒过来,他从医这么多年从来没见过这么神奇的事情。

维克多可不管这些,一把抓过医生就问他能不能进病房看勇利。他有很多的话想对勇利说,更重要的是,他要亲手把戒指带回勇利的手上,简直一秒都等不下去!

可惜的是现在还不能进病房探望,要等两天后勇利的情况完全稳定下来,转到普通病房之后才可以。

维克多等医生说完什么时候能进病房看望勇利之后就没有再管他们,直接冲到了勇利的病房外。勇利还醒着,微微的对他笑了一下。

看见勇利的笑容,维克多这才相信自己没有做梦,他往玻璃上哈了一口气,写到【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了一个和你长得很像的小女孩】

勇利又笑了一下,对维克多做口型,慢慢的说道【我也是】

【勇利,在我能进病房之后,我们好好谈谈吧?我还要把戒指给你带上呢】

维克多看见勇利点了点头。

END


罗嗦的作者还有话说:

烂尾了,实在对不起······

目前可以公开的情报【你怎么这么欠揍呢!】

1.虽然名字是无名の神灵但其实小女孩是有名字的!只是我还没想好!

2.是小女孩代替勇利去死了,但是她没有骗勇利哦,因为她是神灵,所以的确是没有“人”代替勇利去死

3.小女孩认识前世的维克多和勇利,不只一世,而且每次都没能救到他们,这次终于救到了!撒花【滚!】

4.有时间我会再摸一个短篇出来交代维勇的前世和小女孩之间的故事【凭我的尿性一篇多半写不完】,但是具体的还没构思好,所以······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摸出来了哈哈哈哈【去死!】

5.什么你问那篇论坛体?今天天气不错【外面在下雨!】

跪谢各位看官们忍我到现在,要拍砖的可以拍了,要打人的······还是轻点。

再次表白潘达大大~